革命烈士陈平山


发布时间:2020-10-20      来源:互联网


 

云图片

 

陈平山


编辑:唐奎林

 

陈平山,1904年出生于福建省惠安县涂岭乡樟脚犁壁岭村一户穷苦的基督教会役工的家庭。父亲陈品先后在厦门基督教会和惠安县城基督教堂当役工;母亲郑晏务农。兄弟三人,他排行第二。因家境贫困,他从童年起就上山放牧、砍柴、拾草,帮干家务,养成了刻苦耐劳、不怕困难的坚毅品质。十多岁时,他随父亲到县城英国人办的时化学校读书。从穷山僻壤来到县城,使陈平山心中充满了新奇。在学校里,他勤学好问,手不释卷,深得教师们的赏识和钟爱,认为他日后必然学震寰宇,于是为他取了学名叫“震寰”。


1923年底,在全国工农运动蓬勃发展的影响下,惠安北部的山腰、郭厝、峰尾一带农民、盐民自发掀起了武装抗捐的斗争,一举击溃前来镇压的军阀王永彝部杨团一个连。随后,王永彝增兵两个团进行残酷镇压。为此,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发表文章揭露军阀的残暴罪行,声援惠安人民的英勇斗争。陈平山耳闻目睹了这场惨烈的斗争,进一步认清了帝国主义、军阀、官僚的反动本质,激发了反帝反封建的热情。在此前后,《共产党宣言》《新青年》《向导》及《星火周报》等革命书刊已在惠安各地流传。陈平山如饥似渴地阅读了不少革命书刊,思想逐步起了巨大的变化。


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陈平山闻悉之后,怒不可遏,带领时化学校的进步学生毅然宣布罢课、罢考,并不顾校方的阻挠,冲出校门,联络其他学校的学生组成宣传队伍,开往各个集镇、码头及英国教会办的“仁世医院”等,愤怒声讨帝国主义的罪行,支持上海人民的反帝反封建斗争。


是年秋,陈平山与一班同乡进步青年,由泉州国民党员许卓然介绍,奔赴大革命的中心广州。他先当了一段时间的宪兵,后又投考黄埔军校,被录取在第五期步兵科,编入第一学生队四中队十四区队。入校后,陈平山进一步接触了马列主义的基本理论,思想觉悟逐步成熟。不久,他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后又转为共产党员。在此前后,他还参加了黄埔军校左派学生组织“青年军人联合会”,积极参与对右派组织“孙文主义学会”的斗争。在军校里,他还刻苦学习各种军事技能,并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党内同志都称赞他文武双全。云图片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4月下旬,黄埔军校也开始“清党”。陈平山与200多名左派学生被扣押在神州、江中等6艘辎重艇上隔离起来,稍后,又被移禁于广州虎门监狱中。同年12月,党领导的广州起义爆发,陈平山与在狱同学破狱而出参加暴动。在激烈的战斗中,陈平山头部挂彩,但仍裹着纱布冲锋在前,英勇奋战,起义失败后,陈平山随部队撤出广州,到东江与当地农民运动相结合,继续革命斗争。


1928年2月,上级党组织通过中共东江特委调派陈平山回福建工作。他到漳州与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接上关系后,被指派在漳州、厦门等地开展工人运动。6月,因叛徒陈祖康、张高天的出卖,陈平山被国民党第四十师张贞部逮捕。在狱中,他备受酷刑的折磨,有时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并因刑而罹病。但他坚贞不屈的革命气质,深深感动了一个有正义感的狱卒,得以延请医生至狱中治病。在治病过程中,陈平山与医生认了乡亲,并通过该医生的协助与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党组织派人夜间潜入狱中,帮助陈平山成功地越狱而出。


同年7月底,因惠安党组织被破坏,半年来尚未恢复,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派陈平山回家乡开展革命活动。虽然国民党地方政府正悬赏到处通缉陈平山,但他毫不畏惧,深入到惠安县城及附近农村的贫苦群众中,宣传党的纲领,恢复党与群众的联系,秘密组织了县城面业工会、轿夫工会、互助会和农会,并从中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云图片


1929年4月间,陈平山重返故乡涂岭山区,设法恢复农会,建立革命武装。为此,他走遍了各个村落,串连鼓动,恢复旧关系。6月10日,陈平山在大埔园寺主持召开农运骨干分子会议,提出了扩大农会组织,抗捐抗税,开辟游击根据地的任务。经过两个月的努力,涂岭山区的农会又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了,农会会员激增到2000多人,并建立了近千人枪的农民自卫军,以村落为单位编成13个连队。同年夏天,陈平山又从惠北转到惠东,化名陈振元到东岭赤涂尾里仁小学当教员,并以此为掩护恢复和发展了净峰、东周、小乍沿海一带地区的革命局面。不久,他又深入县立中学秘密开展学运,以学生运动支援和推动全县农村的“五抗”斗争。11月,中共惠安县委再次被破坏,县委书记朱思等被捕,陈平山接任县委书记,担负起领导惠安革命斗争的重担。


1930年4月,为贯彻同年2月召开的中共福建省第二次党代会精神,中共福建省委决定成立中共泉属特委,陈平山任特委军委书记。5月间,陈平山与泉属特委组织部长蓝飞鹤先后在涂寨和弄村、涂岭乌面宫、大埔园寺相继召开党员活动分子会议,整顿党的基层组织,扩大革命武装队伍。会后,陈平山、蓝飞鹤等在涂岭路口村创办了“青年俱乐部”,邻近各乡村同时办起了夜校、妇女会、少先队等革命群众团体。随后,陈平山又在后楼等村召开党员大会,恢复、重建了后楼、陈田、长箱、路口、赤土埔五个乡村党支部。这时,全县已有12个党支部,党员60名,成为当时全省发展党员最快的县份之一。云图片


6月间,中共福建省委两次指示泉属特委迅速领导农民开展“五抗”斗争,组织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泉属特委决定在惠安组织武装暴动。陈平山不再担任惠安县委书记(由蓝飞凤接任),专门与蓝飞鹤进行暴动的准备工作。7月间,中共福建省委常委苏阿德与团省委书记曾宗乾前来泉州,传达省委同意在惠安举行武装暴动的指示,并具体研究了暴动计划。此后,陈平山、蓝飞鹤积极利用各种社会关系,深入到县民团常备队、短枪队、国民党海军陆战队林寿国部以及辋川民团等处,进行兵运工作。未几,省委书记罗明来泉州、惠安检查工作,在惠安胡埭头村召开泉属特委和惠安县委联席会议,听取陈平山、蓝飞鹤暴动准备工作的汇报,甚为满意;并指示暴动后应迅速转向三坪山区开辟游击根据地,打通泉属、漳属、闽西的交通线,使整个闽西南游击区连成一片。会议决定成立“福建红军惠安总指挥部”,由陈平山任总指挥。


7月底,陈平山、蓝飞凤和苏阿德夜以继日地在辋川、西山、大前黄等18乡分头发展秘密农会和交通站,沟通了惠东、惠北两地的交通联络线,为暴动作了切实的准备。云图片


8月初,特委和县委在五陈山尾村召开会议,全面确定了暴动的具体行动方案:惠东突破,惠北打援,合攻县城,进军三坪。暴动武装编为两个团,由福建红军惠安总指挥部指挥。惠北为第一团,惠东为第二团。第一团由陈平山兼任团长、政委,下辖三个营、七个连,计500余人枪。其具体任务为攻占恶霸陈速生的住宅,并伏兵陈同关,阻击莆田来援之敌国民党海军陆战队林寿国部。云图片


9月上旬,陈平山回到惠北涂岭家乡,与吴敦仁、吴国珍等开始了紧张而严密的准备工作。准备工作就绪后,14日夜,惠北第一团红军战士佩挂“红军”臂章集结于恒德寺,由陈平山作了战前动员。15日三更时分,陈平山率领队伍出发,以一个连控制陈速生的老家吴西村,阻止其家族出援;其余队伍四面围攻涂岭街陈速生的住宅大院。但陈宅铁门坚固,久砸不开,地主武装负隅顽抗,一时攻打不下,时近天亮,邻近村庄群众不明真相,鸣锣聚众向涂岭街冲来。为避免与群众发生误会,陈平山下令队伍撤出阵地,退守于泗洲、洪厝坑一带。


19日,惠东的第二团面对国民党海军陆战队一个营及民团千余人枪的围攻,因寡不敌众而失败,蓝飞鹤等被捕后英勇牺牲。


惠安暴动失败后,同年10月,中共福建省总行动委员会执委、团省委书记曾宗乾(即王德)再次来到惠安,在涂岭泗洲村召开了善后会议,并传达了省总行委的决定:撤销中共泉属特委,惠安党组织划归中共莆(田)属特委领导,原泉属特委宣传部长蓝飞凤任莆属特委委员兼惠安县委书记;原泉属特委军委书记陈平山改任惠安县委委员,留在惠安西北部,开辟惠安、晋江、仙游三县交界的三坪山区游击根据地。


根据省总行委的指示和善后会议的精神,陈平山迅速整顿了中共涂岭区委,利用地方开明绅士出面组织“涂岭团防”,派党员培训武装骨干,掌握了地方武装。为了防范国民党军队和反动民团的袭扰,陈平山布置各村以“联防”名义设立岗哨,国民党军队等过境须事先与“涂岭团防”联系,经同意方可通过。随后,中共涂岭区委建立了惠安南部的菱溪、泗洲,西北部的樟脚、寨后、洪厝坑、甘蔗园、后楼等据点村,拓展了涂岭至三坪山区的游击区,使北起枫亭、南至驿坂,纵贯30华里的地区,出现了红色武装游击割据的局面。惠安革命群众重新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而国民党地主政权机关撤逃一空,并将这一地区划为“赤色区”。


三坪游击区的开辟和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地方政权和地主豪绅、反动民团的恐慌和嫉恨。国民党惠安县政府悬赏1000银元通缉陈平山,地主豪绅暗杀陈平山的阴谋也在加紧进行。


同年12月,中共莆属特委及莆田红军教导队决定转移到三坪游击区活动。1931年1月7日,陈平山从仙游的园庄出发,翻山越岭去迎接特委机关和红军教导队的到来。午后,陈平山赶至寨后的苦鸟笼湾,正撩起衣服擦汗,突然,几声刺耳的鸦叫声从山腰传来。“有情况!”多年的地下斗争经验使他立即警觉起来。他拔出双枪,加快步伐向树林子跑去。但事先埋伏的六个敌人已向他包抄过来,六支驳壳枪同时向他射击。陈平山尽管借助地形地物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激战,但终因寡不敌众,身中数弹而英勇牺牲,时年27岁。云图片


1950年春,福建省晋江专员公署、惠安县人民政府在烈士生前生活和战斗过的涂岭樟脚陈国寨山麓修建了陈平山烈士墓。1986年,惠安县人民政府又拨款改建为纪念碑式结构。陈平山烈士墓及纪念碑,40多年来已成为惠安县中、小学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场所。每年清明节,全县各界人士及人民群众都纷纷前往瞻仰悼念,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云图片